“希望2022年,大家都找到自洽的方式”。

教培人在书店 | “不能丧失教培曾给我们的‘光’”

2022-01-13 10:12:12发布     来源:w88    作者:王上  

  来源|w88

  作者|王上

  图片来源|pexels

  转眼时间来到2022年,莉莉已经在新行业新岗位上工作了3个多月。她曾是一家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的大区经理,去年10月转行到某新型连锁书店任大区经理。

  虽然职位都是大区经理,但是,不同行业的工作跨度还是非常大。

  “很累,确实很累,我们很多人来自不同的行业,没有以前我们在教培的时候那种默契,要重新梳理标准,心理落差很大。但是,我是那种信念主义,就觉得只要真的能提供给每一个孩子帮助,没有关系,最多再多做一两个月,很多事情就都梳理清楚了,所以就继续做吧。”莉莉说道。

  同样,跟莉莉一样,冬雪也是从教培行业转行来到一家书店。冬雪曾经是在线教育的英语主讲老师,现在在书店做阅读指导师。新工作4个多月的时间,冬雪也在逐步适应着新行业的节奏。

  “在当主讲老师的时候,我们节奏很快,目的很明确,比如学生有没有很好的体验?有没有续报课程?一目了然,上课的时候也非常有目的性。但是,阅读指导师没有明确的目标,更多地是通过读绘本培养他们一种创造性的思维。刚开始的时候非常不适应,现在稍微好一点了,我觉得现在的工作可以自由发挥的空间更多一些,压力更小一些。”冬雪坦言。

  新行业中,除了工作内容的差异,莉莉和冬雪的薪资都有很大的下降,莉莉年薪比在教培行业缩水了3成。教培人尤其是老师们回不到过去那样辅导学生了,有的人在新工作上不是很如意。

  比起还没稳定下来的教培人,莉莉和冬雪相对来说是幸运的,起码之前的工作经验稍微可以用上,书店的环境也会给人以安全感。

  01

  “不能丧失教培曾给我们的‘光’”

  见到莉莉两次,她都都是忙前忙后,一会儿到书店招待用户,一会儿去办公室找同事,中间还不停地盯着手机回复信息。这还是工作日,周末会更忙一些。

  莉莉的日常工作需要对接客户,公司创始人/高管等,还需要挖掘用户需求,制定营销计划,洞察行业趋势。

  莉莉保持着在教培行业的职业习惯,希望高效率地解决一切问题。正如她离开教培机构,7月24日她看到“双减”(《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政策下发后,很快意识到风向变了,半个月后,她提出申请休整了一个月主动离职,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莉莉2014年进入某北京连锁K12教培机构从此踏入教培行业,到“双减”前一直在线下K12任职,从销售岗位做起,做过运营,做过总裁助理,可以说,她所有的工作能力都源于教培。那几年恰是教培行业的快速发展时期,莉莉所在的线下机构也正蓬勃向上,她一入职就感受到公司的快节奏。“在工作的时候很少有困惑,因为有很多的行业标准,和很多很有效的规则,大家都是劲儿往一处使。”莉莉回忆道。在这家机构2019年出现运营困难后,莉莉后面又连续去了两家不错的中小型线下K12培训机构。

  2021年上半年,有消息传出国家即将出台“双减”,莉莉身边的人都没有感受到什么,因为很多人认为“对教培的整顿太多了,这一次又有什么不一样?”莉莉却感觉不安。

  “双减”下发后,看到是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莉莉觉得事情非同小可,8月就办了休假,并准备办理离职。当时正值暑期,机构还在行课,很多人觉得她走得有点可惜,甚至是不理解,毕竟暑期的工资是比较高的。

  “你最近怎么样啊?”“有没有找到新工作?”“北京教培的形势严峻吗?”莉莉在找工作的阶段,每天都有前同事来打听各种情况。“这让我很焦虑,我也能感受到他们的焦虑。”

  休假期间,莉莉每天观察政策进度,然后思考未来的方向。莉莉基于自己的经历和爱好,思考了2个新方向:素质教育和研学。

  莉莉在此前的职业生涯中,某北京连锁K12教培机构也有素质教育,做得也还不错。但那家机构有一个理念是“能让每一个孩子都享受到优质的,个性化的教育”,受该理念的影响,莉莉认为:“素质教育覆盖范围还是太小,不是一个普遍性的,而是一个小众化的需求。尤其是对于销售,运营出身的人来说,能发挥的空间不大。”

  莉莉内心更偏向做研学,还专门上了相关课程,并准备入职成都的一家研学机构。但当时成都正好有疫情,事情就搁置了。

  9月,莉莉正式办完离职,有一些茫然。“我当时想,不知道做什么不如去看看书,要么就找一家书店工作,可能也轻松一些。”很快,9月底,莉莉就收到了一家新模式书店的面试通知,经过几轮面试。莉莉确定了来这家书店上班,国庆节一过就入职了。

  “当时太难过了,教培行业铺天盖地的消息让我窒息,就像是分手了一样,非常想从那种压抑的环境中解脱出来,这份工作好不好,工资高不高都不想纠结,就想先做下去。”莉莉急于找到一份新工作证明自己。

  上班第一天,莉莉发了一条朋友圈,大意是:“已转行,请大家还在教培的珍惜当下,想转行的请再私信。”“我当时的意思是不想让大家再把负面情绪传递给我,我也不想大家都很焦虑,想大家都有一个新的开始。”莉莉说道。

  在新工作当中,有很多需要莉莉重新学习,这毕竟是一份新的行业,有新的行业标准,新的运营规则。

  在管理上,新工作更偏向于一个轻资产运营。现在莉莉所管理的人数最多10余人,而在教培行业,平均一个校区就有300人。让莉莉困惑的是,新工作即便是人数很少,沟通起来也比较难,因为大家来自不同行业,有不同的职业习惯和运营思路。这是莉莉需要重新梳理的地方。

  从行业维度来看,新的工作所处的行业处于一个早期发展阶段。莉莉说:“我喜欢一些有挑战的事情。但是,有的时候也很崩溃,想放弃,行业是新的,模式也是新的,是一个从0到1的过程,很难。但也得做,没有别的办法。”

  还有,个人成就感也有很大的差距。莉莉回想起之前的教培:“在学生成绩提升后,尤其一些从50分,60分,提升到120,130多分的学生家长,他们眼中会泛着泪光感谢老师。在中高考的时候,机构有的老师会送考,在等待学生的时候会讨论‘某个学生一定没问题,一定能上他梦想的那所大学’,送考老师一边祈祷一边激动起来。等孩子真的考好了,家长会送锦旗过来说‘你们改变了我们孩子的命运’。培训机构和学生之间的黏度非常高,有百分百的信任感,在培训机构上班的所有员工都能得到足够的尊重。”

  而新的行业,也会有尊重感,但是没有以前和用户更为亲近,个人的价值不是很凸显。

  客户需求也不同。在莉莉看来,可能再也碰不到像教培那样“很容易找到用户,用户刚好也非常需要”的行业了。“新的工作需要我去挖掘客户需求,不管是从工作姿态上,还是从工作的技巧度上,还是从洞察力上,还是用户习惯上,我都需要重新去学习,去挖掘。”

  工资更不用说了,有一个非常大的鸿沟。不过莉莉转念又说:“这毕竟是一个新物种,既然来了,就先好好干着。”

  实际上,两个行业也是有相同的地方。“都希望有中台运营模式,都希望合规,都希望有一番成就。”这些是莉莉熟悉的地方,她希望结合自己的职业经验探索出一条适合新工作的路子。

  说起来,莉莉家庭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还算有不错的家庭后盾,父母有车有房,自己赚钱自己花。而谈起之前的同事,她忍不住啜泣:“从去年10月开始,我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教培人离开北京,他们当中很多都是非常优秀的老师。但是,我听说很多人再就业的过程并不容易,我高估了社会给教培行业人的包容度,社会上甚至还有歧视,教培人还会被打压,不管多优秀的教培人在新工作都要从基层做起。”

  莉莉这样安慰这些同事:“马上能适应并且可以找到方向的人肯定是少数。但是,请相信,经过一段时间后,社会中行业里的岗位一定会重新排序的。任何时候,心态最重要,要不断学习和丰富自己。实力+选择+努力,慢慢会好的。”

  她停顿了一下,喃喃说道:“我眼看着很多老师失去了之前的光芒,不闪耀了,整个人都特别丧。我看到这样的情形很难受,我很害怕看到这样。我想说,教培曾经给了我们工作经验,金钱,社会地位等等,将心比心,以老师为例,他们毕竟是真的帮助过很多孩子,不管是成绩,还是学习习惯,还是‘三观’。我们都很努力地帮过孩子们,这就足够了,我们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行业。我希望老师们要以此为傲,不能忘了这些,不能忘了自己有价值的那段时光,不能丧失行业曾经给过我们的‘光’。”

  “我希望教培给老师们的骄傲及职业生涯里面赋予的力量,不希望他们忘掉,不希望他们换了行业之后就觉得自己是个特别没用的人……”莉莉哽咽着再次说道。

  其实莉莉不愿意聊这些,一说起从前的人和事她情绪就有一些波动。但无论如何,眼光还是要向前。莉莉希望“2022年,大家都找到自洽的方式”。

  02

  “期待在新行业挖掘出更大的潜力”

  “跟小孩子们在一起,非常真实,挺好玩的。”冬雪哈哈笑着说。这位曾经的在线教育的英语主讲老师走到线下书店后,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这个新世界没有冬雪想象中那么完美,却让她能在其中自我成长。

  冬雪是一家新型书店的阅读指导师,负责阅读活动的部分,给小朋友讲述绘本故事,还要参与一些线下活动的策划与运营。

  “双减”后的第二个月,冬雪被所在的线w88辞退,她没有难过太久,很快启动了找下一份工作。对于新方向,冬雪感觉老师能去的行业并不是很多,但是她不想舍弃3年的教育经验。在这样的一个执念下,她选择了一家新型书店做阅读指导师,觉得可以陪伴孩子阅读,让孩子形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跟之前的主讲老师似乎有一些相似。

  到了工作岗位上,冬雪发现新工作跟在线主讲老师相比压力非常小,可以说是“轻松易上手”。不过,工资跟教培老师相比相差很远。

  这家书店一般采用会员制,阅读指导师会持有会员卡的家庭中的孩子阅读绘本,阅读指导师既要英文好,也要中文好,因为这两种绘本都需要读。冬雪的工作更倾向读英文绘本,也会协助在一些线下活动中做手工。

  对于新顾客,当他们来到书店后,负责接待的人员会问顾客有什么样的需求,也会介绍书店的服务,然后根据顾客的需求来服务。如果顾客想听绘本,就需要阅读指导师了,阅读指导师讲完绘本后也会跟家长交流,比如会问家长“您平时怎么给孩子读绘本”等。最后,书店销售会负责促成顾客办会员卡。

  当前,冬雪所在的书店里,对阅读指导师没有转化客户的业绩要求,工作内容相对纯粹。在来到这家书店后,书店首先给冬雪做了阅读指导师的相关培训,但主要是对工作内容和工作细节的培训,对绘本的挖掘和应用主要靠自学。

  在冬雪所在的书店,包罗了国内外的诸多知名绘本。每个月书店都会开展主题活动,比如冬季,会有感恩,圣诞,冬至,下雪,过年等相关的主题。书店的策划组每个月会给阅读指导师主题,阅读指导师自己去筛选绘本。

  对于如何选择绘本,冬雪现在还没有完全入门。非常幸运的是,冬雪所在书店的店长非常了解绘本,非常懂孩子,她会帮助选好当月需要讲述的绘本。

  书店对绘本讲述的要求是希望能精读,并遵循多元智能理论,这是由美国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加德纳(H.Gardner)博士提出,他认为人类思维和认识的方式是多元的。因此,这家书店希望阅读指导师在讲解绘本的过程中能促进孩子思维的发展。

  “双减”后,学校课后服务全覆盖。虽然书店运营到晚上9点,但工作日到书店的学生并不多。冬雪在没有用户到书店的情况下,会大量读绘本,尤其对当月主题的绘本要了如指掌。“我平时在书店会死命地看各种书,各种绘本,把基本功打牢,要积累一些知识,设计一些讲课的思路,比如哪一天来一个小朋友就可以应对自如了。这非常靠平时的积累,多看多学习。”冬雪说道。

  有意思的是,有的3岁以下的孩子会天天到书店。以前冬雪在线教小学生,现在面对的群体更低龄了,甚至有1周岁多的小宝宝。好在是线下面对面的,亲切感一下子提升。

  “给小孩讲的时候,相比教培行业来说更轻松了,因为没有那么强的目的性。讲好了的话,小朋友们都会很开心。”冬雪说道。

  在冬雪所在的书店有一个专门的绘本阅读室,是一个圆形的房间,周围有半透明玻璃,阅读指导师讲绘本的时候家长可以在外面围观,但是孩子从里面看不清楚家长,阅读室非常简洁,除了一个大屏之外,没有什么装饰,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让孩子有沉浸的阅读环境。对于上小学的孩子,冬雪会利用大屏结合自己的PPT或者一些手工来讲解绘本。而针对低龄孩子,冬雪会根据书本本身或者肢体语言做一些互动,这些都基于冬雪此前在教培行业的经验而来。

  在线下的绘本精读中,冬雪体验到了与在线授课不一样的互动乐趣。“有一次,有家长带着1个1周岁多的小宝宝来到书店,我就拿出了洞洞书,立体书,气泡书等绘本。这种书互动起来特别好玩,没想到小朋友居然也有反应,好像听懂了一样,特别好,特别可爱。”

  实际上,在最初做新工作时,冬雪也出现了不适应的地方:“原来在教培行业节奏很快,效率也很高。但现在效率没有那么高,目的也没有特别明确。

  之前在线教英语的时候,习惯于这节课必须让学生学会几个单词,掌握多少知识,现在突然没有这种目的了,一时间会很难受。新工作似乎除了有趣之外,没有明确的指向性,讲绘本渗透学科知识,这是书店绝不允许的。因此,刚开始做阅读指导师的时候,用互联网黑话说就是突然没了‘抓手’。”

  冬雪坦言这可能跟她本身的性格也有关系,“我本身比较急性子,我特想搞出我个人精读绘本的特色,不弄出来就特别着急。”

  当下,书店的运营在不断调整中,比如运营方式和绩效考核方式都在细化当中,这能让冬雪感受到书店也在进化。

  对于个人,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冬雪对新身份逐步适应了。“后来我明白了,我们更多的是培养孩子的中文思维或者英文思维,或者是发散性思维,最终希望让孩子们充满想象,有创造能力。”

  

  整体来说,在冬雪看来,阅读指导师的工作相对轻松,没有太大的压力,还是比较开心的,能把绘本讲得有趣就行。但如果更专业,讲得更好,对孩子更有帮助,还是需要加强自身的知识积累。

  

  “我毕竟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行业,我还是很期待能在绘本方面挖掘出更大的潜力。钱虽然没有以前多,但比较开心的部分是我有主动权去自己设计绘本的讲述方式。一个绘本得进行剖析,前,中,后设计怎么样的环节?除了讲该讲的,还能不能自己捋出逻辑,是不是会结合思维导图?或者是否能拓展出其他课外知识?再或者能不能拓展出其他的手工活动,绘画等等。所以,一个绘本可以发散很多东西,它的延展性非常强。”冬雪说道。

  对于目前的状态,冬雪总能自己找到平衡,享受着“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说起一些前同事,冬雪觉得有些人比较可惜,比如有的人离开教培行业后还没开始找工作,而更多的人可能是奔向了其他行业,比如电商,IT等。但“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理由,生活还要继续”。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莉莉和冬雪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十字路口上的教培机构老师们

  END

  本文作者:王上

Baidu